P站小說翻譯-愛のコトノハ

《《侵刪》》

作者:椿あかな

P站Id=5496868

小小的翻譯君:yuki☆

作者的話:

在鞋櫃裡發現沒有署名的情書的影山,與那個人開始交流的故事。背景是在北一。故事裡有個有名字的モブ出現。

雖然影山都沒有和任何人說,但是其實一開始對方就有點漏餡了。

嘴上是無法坦率的人,卻在信裡坦率這點我覺得很可愛,然後也會有這樣的開始吧。影山一定是在這期間中 偶然的看到那個人在鞋櫃前。

"偶爾寫寫這樣的及影也很不錯吶"我是這麼想的。

因為是用來練習短篇的作品所以很短。

好喜歡影山愛され(註),現在好希望能有更多的小夥伴們增加。

(註:就是影山受的意思)

*

鞋櫃裡有一封信

「這什麼?」

雪白的信紙上用星形的貼紙密封著

翻到另一面、卻也是什麼也沒寫

「影山ー 走囉ー」

「喔」

因為金田一催促著,總之先把信塞進書包。

進到教室後才把剛才的信打開來看,裡頭又是一樣的白紙。

『我喜歡你』

只寫了這樣的一句話

「喜歡什麼啊」

對於手上拿著的信感到疑惑的歪頭的同時,坐在隔壁的川崎桑紅著臉說了「是情書呀」

情書? 給誰?

「影山君,那是情書喔。誰給你的?」

「誰給的?」

「誒 不是嗎」

「放在鞋櫃裡的」

「果然是情書嘛」

「是這樣嗎?」

「是的」

雖說是情書,但是是誰寫的呢?名字和其他的也都沒有寫,該怎麼辦才好?

是說 從拿到的一開始就思考著"這真的是給我的?"

啊!想到了

「我知道了!」

「誒 怎麼了?」

「這個、不是給我的」

「誒?!」

「是給川崎桑你的」

稍微想一下就知道了,寫這封信的人一定是搞錯我和川崎桑的鞋櫃了

「我、給我的? 不是吧」

「但是我的鞋櫃就在川崎桑的鞋櫃上面而已」

一定是在放進去的時候搞錯了

被說喜歡、什麼的這種事情也沒有

但是川崎桑很可愛這件事,金田一也說過

是一年級中最漂亮的、大家好像也都這麼說

「所以一定是搞錯了」

「才沒有這種事呢」

雖然滿臉通紅的川崎桑一直說著"不是的",但是寫這封信的人一定因為我不小心讀了而困擾著。

說著"擅自的讀了真的非常抱歉"向川崎桑道歉

川崎桑只是搖了搖頭

然後說了"不如回信問是不是搞錯了吧"

什麼?

「這個一定是給影山君的」

「不對,不是給我」

「那麼寫個回信看看怎麼樣?」

「回信?」

「嗯 問問看吧」

連名字都不知道要怎麼做?

「寫一封信。然後放在影山君你的鞋櫃裡。 問看看信是不是放錯了」

"如果放錯的話下次就不會再開你的鞋櫃了"因為是這麼說的就試試看了

然後隔天鞋櫃裡又有一封信

『並沒有錯,我喜歡你』

這次寫了這樣的話

"要怎麼回答呢"這樣煩惱著的我請教了川崎桑

「影山君是怎麼想的呢?」

「怎麼想的?」

「嗯。不會感到高興嗎?」

「嗯…」

「覺得討厭嗎?」

「不、也不是那樣...」

「那麼,寫"非常感謝"之類的話呢?"」

「………我知道了」

"如果能用的話就好了呢" 用了從川崎桑那拿到的貓的形狀的信紙寫了回覆

『非常感謝』

社團活動結束後再看了一眼 信已經不見了

隔天,又被放了一封信

『現在有喜歡的人嗎?』

這次這麼寫了。竟然得到了回覆讓我感到吃驚。"被問了問題的話不回答是不行的呢",我是這麼想的

喜歡的人、喜歡的人、喜歡的人……

嗯 有的。寫著回覆的信的同時腦海中浮現出他的臉。

『有的』

隔天,又拿到了一封信

感覺好像會和平時不同寫著很多的話,但是這次仍然和平時同樣只寫著短短的一句。

晨練的時候,及川桑看起來心情好糟。

岩泉桑比平常多了更多的怒吼。

不要緊嗎?

『請問是誰呢?』

「誰…」

因為被問了,所以把喜歡的人寫了上去。

父親和母親、堂表兄弟們、爺爺、奶奶、國見、金田一、還有岩泉桑、然後還有及川桑

寫了好多喜歡的人們的名字上去,然後放進了鞋櫃裡。

在部活結束後,從及川桑那裡拿到了糖

超級 難得。

平常都對我很壞,會給金田一他們但就是不會給我。

看到的國見說了"明天會下紅雨啊"。

及川桑 不好了吶。

但是隔天並沒有下紅雨,國見這個騙子。

及川桑看起來好像心情很好的樣子。

早上 和平常一樣鞋櫃裡被放了信

『喜歡怎樣的類型的人呢?』

「xǐ huān de lèi xíng ?」(*這裡影山沒有看懂漢字)

「是喜歡怎麼樣的人的意思喔」

「是這樣啊」

在川崎桑告訴我了之後 思考著

恩ー 想到了喜歡的人

阿! 閃現了出來

『帥氣的人』

"要寫很〝男子漢的人〞嗎"我是如此煩惱的

父親和爺爺和岩泉桑、還有有時候母親也是,喜歡的人都很帥氣。

啊 但是學校裡最帥的人是及川桑這點我覺得是騙人的,因為惹岩泉桑生氣的及川桑很遜,一點都不帥。

「大家都被外表騙了」

「是這樣嗎?」

「是這樣的」

國見也這麼說。金田一也聽到了,苦惱了一陣子後也點頭。

又有新的信了

『具體來說是怎麼樣的人?』

「……看不懂」

「jù tǐ 這樣」

「是喔」

因為看不懂漢字,請川崎桑念了出來

「具體 是什麼意思?」

「唔 詳細的說 這樣」

「詳細的說…」

「嗯 那個人的意思是請你寫上你所想的人的名字  吧」

「我知道了」

一開始就這麼問就好了,這個人真是

『岩泉桑』

既然知道了這個問題的意思,很快的就寫出了答案。

父親也是很帥,但是最近說到帥氣的話就想到岩泉桑。「根性論」這樣的t-shirt好帥啊。我也想要。

隔天也拿到了信

『喜歡他的哪裡?』

………什麼啊。

明明只是一句話,卻感覺好可怕。

但是不回信的話是不行的,將最近的岩泉桑的事寫了上去。

因為岩泉桑一直都很帥氣。

『在下雨天,對我說了"如果忘記帶傘的話就用那個吧" 然後自己卻沒拿傘的回去了』

那天的社團活動結束後下雨了,對著雨發呆的我的面前出現了一把傘。

「飛雄、用這個吧」

「誒 但是 及川桑 我」

「好啦 及川桑沒問題的」

「那個、」

「明天見吶 別感冒了呦」

看著送別了在雨中啪噠啪噠回去的及川桑的背影,想著"拿到的傘要怎麼辦?"的時候,等著的國見回來了。

「怎麼了?」

「及川桑將傘借給我了」

「這不是很好嗎?」

說著"這樣就不會被淋濕了"的國見很開心的樣子

但是,及川桑已經被淋濕了

「我,有帶傘」

在書包裡有放了折疊傘,我是在等沒有帶傘的國見。

那個人、從來都不聽我所說的話。

「影山 借我」

「給你」

結果最後是將我的傘借給國見,自己撐著及川桑給的傘回家了。

隔天,從岩泉桑那裡得知了及川桑請假的事,好像是感冒了。

「唔嗯…」

那段期間,鞋櫃裡也沒有信

結果有2天都沒有拿到信。

寫信的人一定也是淋雨然後感冒了,所以這次由我先放了信。

『最近感冒很流行,還請注意』

這樣寫著的隔天,拿到了一個貼著大大的心型的貼紙的信。

還有在社團活動看到復活的及川桑,好像還有點發燒,臉很紅。

因為很擔心所以給了退熱貼、靜靜的撫摸了頭

結果臉更紅了。

不要緊嗎?

與那封信的交流,還持續著

『其他人呢?還有更帥氣的人在吧?像是學校裡最帥的人之類的!』

學校裡最帥的人……

「誰啊?」

「大概、是指三年級的及川桑吧。大家都這麼說」

「是嗎」

如果大家都這麼說的話就不會錯了。太好了,這個問題也回答出來了。川崎桑,謝謝你。

『及川桑』

為了不忘記所以先把寫好的信放進去,在社團活動前卻消失了。

進入活動室的時候及川桑也在,突然大吼說「什麼啊你 、傲嬌嗎!」。搞不懂什麼意思。

對著歪著頭的我,國見說了「及川桑情緒不穩吶」。qíng xù bù wěn,聽起來好嚴重啊。

啊,岩泉桑踹了他一腳。

早上,打開鞋櫃的時候,又拿到了信

和第一次拿到的一樣,白色的信紙。

『我喜歡你』

寫的內容也是一樣的

所以又試著問了一下

『請問是喜歡誰呢?』

然後很快又得到了回覆。

『我喜歡的是影山飛雄』

「……是嗎」

對於這樣一句話,第一次感到如此開心。

被說喜歡這件事,我覺得很高興。

一直都是用借來的信紙,偶爾也用點不一樣的吧。這次用了自己的白色信紙來寫,放入了鞋櫃。

在一大早的,誰也沒有看到的鞋櫃裡。

『我、也喜歡你





及川桑』

隔天並沒有來信。

替代的是,在鞋櫃前等待著的,滿臉通紅的及川桑。

*

譯者的話:

一開始在p站看完這小說的時候就被萌的在地上打滾(# 所以就想說來翻譯給更多人看~(推廣及影

說實在話 要不是作者一開始就打了tag 不然自己來猜"那個人"是誰一定更能融入其中(笑

然後因為本人是第1次翻譯小說(之前都只翻翻短漫而已) 在用字措辭上可能還不夠精準 在此向大家道個歉

如果看得懂日文的話請務必去看 日文的感覺其實更讓人どきどき呢~

希望大家能夠看得開心 更愛及影w

评论(18)
热度(249)

© yuki☆ | Powered by LOFTER